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红尘坐化,谁许我一世长歌

来源: 无虑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是谁?葬花尘下,遗下些许浮华。是谁?强入荷池,凌乱满湖芬芳?是谁?常伴青灯,坐化古佛尘世?谁?一阙离歌,惊醒伊人睡梦?又是谁?蹂躏花絮,藏飞花舍里。原来是你,常坠空门,请许我为你一阙长歌。

佛曰:遗留人间多少爱?迎来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缘还是劫!

若无缘,何须山盟海誓言,若无悔,变坦然离开,留下的些许不在阴凉。不回头又何必遗留,他日种种,恰如似水无痕,雁过无声而已。今夕,明兮,昨兮,又待何夕,已君陌路。

曾记否?车站一幕,我们的故事零落在那个街头,仿佛初春作了晚秋,从此寂寞的南方小城沉寂了你我那不凋的容颜,恰如莲花般的含羞待放,如果可以;我将不在回眸,在爱情阴暗的角落,等待的也许是那若如初见般的温柔与感慨,如果可以;我愿将思绪往返,重温你我的旧梦,让风吹雨飘!如果可以;我愿将这永不凋弃的容颜定格在这世不悔的青春!

但,一切的一切也许只有长吁短叹的告诉你我:

“何自有情空色有,何缘造色为情生”我们的爱情即是烦恼,只有不区分别,不加取舍,方可没有爱恨。

花前月下的记忆,被梦惊醒,拾起凋零的芬芳我便无地采摘,许下的誓言,犹如咽泪装欢,回眸处只看旧缘,那也不过是看着失落的我欢笑强颜。因为只要你过得比我好!只要你一切安好!

凭倚窗前

凭倚窗前,望灯火珊阑,伊人尚安然?离声渐远,泪湿栏杆。

夜深几许,看红楼深处,咽泪作强欢,朱颜未改,微鬓先斑。

三生石旁,前世没你,今生无我,后世也无他(她),只是今生今世多了一份关于你我的爱恨纠葛。

黄泉路上,依稀的过往,无情而又匆匆掠过,你匆匆的来我便是缓缓离开。假如有一日;你化作黄泉古道处一方孤魂野鬼,终身漂无定所,我将片刻不离与你追随。

你若离去,便是无期。

我若爱过,注定永恒。

面对无情的你,我唯有仰天长叹:“天地间,爱为何物”,如此,如此!多年的期待,我便只有将豪情书于笔纸,因为执笔成就了我一生的霸业——一如既往的一纸思念;而这纸思念造就了你我不期的永恒。因为爱你,在每个飘零的季节将寒夜昏灯而又漫长的月夜占得满满,灯火悠然处;咫尺于昏灯月下那个青衣男子肯定就是我!

当每个晚来俱静的夜晚,孤独的回想:“清幽灯火意阑珊,往事若凭栏,试问花开几许?红时容易落时难!唯咽泪装欢”。因为看淡了世间的喧嚣繁杂,太多太多的不舍沉寂以往的事迹,在每个不眠的夜,唯有睡下才是很真实的感伤,人海茫茫中,我到过你的世界,成了曾经我生活的很好,如果可以我愿将那不朽的容颜化作我人生那一短暂的春天而珍藏,于是;爱情!只不过是生命给予生活的一时珍藏。

你若无情我便修,

往事如昨易白头。

鸳鸯尚懂缠绵意,

你我深知别离愁。

无情把酒催泪下,

吟诗白首度春秋。

于此!安龙古城,造就我了一世的期盼!

国内哪治癫痫好
北京看癫痫费用
治疗癫痫病到那里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