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就要吃好的(散文)

来源: 无虑文学网 时间:2021-08-13

就要吃好的(散文)

周末,我进城办事。

公交车上,上车下车的人,非常多。

车暂停,上来爷孙俩。爷爷大概七十多岁,看起来像个十足的农民,瘦且黑,满脸皱褶,漂浮的眼睛有点浑浊。穿着西裤,黝黑的两腿瘦的只见皮包着骨头,背稍微有点驼。精神感觉不是特别好。青筋暴起的大手牵着十来岁左右的孙子。孙子养得白白胖胖的,下巴的肉堆成了垛,细细嫩嫩,白里透红。藏在细缝里的眼睛透着明亮。穿着短裤露出两条肉球腿,显得很可爱,人动肉动。半大不小的手,骨节全被肉挤得看不见。我瞧这爷孙俩的重量估计不相上下。

一好心姑娘让了座位给老人,老人坐下让孩子靠他身旁。

一会儿孩子问“爷爷,待会吃啥?”爷爷说:“家里还有早上没吃完的红烧肉,还有两个大鸡腿,再炒两碗昨天我从乡下带来的水菜,与奶奶一块我们三人够吃了”。孙子头一歪,说道:“鸡腿不好吃,红烧肉吃厌了,买点别的吧”爷爷又说:“别浪费了,吃完再买。”孙子撒娇的说:“不嘛不嘛,红烧肉和鸡腿都是昨天买的,爸爸说不能吃剩菜,不要了不要了嘛!倒掉倒掉!我今天就想要吃烤鸭!”爷爷叹了口气:“唉!你这孩子!爸妈捞钱也不容易!”见又有人上车,爷爷把孙子再往胸前拉了一下,继续说“好,我们还有一站就下车,不过我先到医院复查一下身体,再买点药,然后到菜市场买烤鸭!”孙子忙说“爷爷,咱先买烤鸭,再去医院,我怕烤鸭给卖完了。”爷爷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我手拉吊环,没做声,车上其他人也都没说话。

我突然想到以前:我们那小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红烧肉是啥样,更不用说吃上!过年时,那瘦瘦的没半点肉的老鸡爪子,拿手上又舔又啃的含嘴里要磨上老半天,啥味都没有了,仍舍不得丢给旁边摇头摆尾的看家狗。过节过年全家人能吃上一顿肉是很高兴的事,也是很奢侈的一顿饭。平时只盼有纯白米饭,米饭里不掺杂红薯玉米青菜等就谢天谢地!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常说,只要有白米饭吃,不要菜也能吃上几大碗。

我父母常在我们跟前说,他们小时候更苦,常常挨饿,很多时候吃野菜吃树皮吃草根。他们的同龄人还饿死过不少。我们出世的年代比父母要强多了,虽吃的粗糙,至少没有整天整天饿着。我妈说的很多的是,生我哥那会儿,正是没饭吃。米或者饭都没地方可以借!更没钱也没粮票买!家家都穷!整整一个月子里,就吃了舅舅姨姨姑妈等亲友凑来的不到十斤大米,吃了一斤红糖!还好我爸利用晚上的星光,到沟里河里隔三差五的捉几条小鱼,给妈妈炖点没油的汤。那个时候鱼也不好捉,捉的人太多了。一些鱼等不到长大就进了人的肚肠。

小的时候,总盼着家里来客人。只要有客人来,妈妈会把那收藏好的少许腊肉弄一碗撑台面。我们就可以“来客同客抢,客走便不想”。一来客人,我们兄妹比平时更勤快,烧火摘菜洗菜,表现的特别积极。当然目的也很明确,让爸妈高兴,我们能多少沾点荤腥,可以“抢”点肉吃。只是,每次妈妈都会不厌其烦的单独交待我们:斯文点,眼睛别老是盯着肉碗,我们多吃小菜,肉要夹给客人吃!

客人一旦放碗,妈妈赶紧的把那剩下的肉端走收到我们够不着的地方。再三叮咛不准偷吃,说等几天再来客人了吃。

想想像这个孩子这么大的时候,只要能吃的都特别好吃,也特别想吃。只要有的吃,决不会挑,挑的吃来,就只有饿肚子的份!那时,每个人的身材都很好,线条分明,很少见到水桶腰与大肚腩。

现在资源丰富,条件相对较好。“嘴巴两张皮,都想好的吃”。每天的荤素搭配营养均衡。剩菜剩饭,即使没坏也都认为不卫生,对身体不利。有的菜没动过筷子就进了下水道。以前还可以给猪给鸡吃,回收利用,减少浪费。现在是牲口也不准吃这类剩菜剩饭潲水。检测报告说,激素多,甘油三酯重,会影响肉质,对人不好。

社会越来越发达,条件越来越好,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什么都不缺,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只是海吃海喝的同时,人的胃口却越来越差,什么都不爱,见菜就饱了!

一个刹车,我身体往前一倾,使劲拽住拉环。一回神,调转视线,发现爷孙俩正在下车。我也到站,跟着下车。

下车后,发现瘦爷爷牵着胖孙子,没有往医院的方向走,而是慢慢腾腾往菜市场方向去了。

全国哪里治癫痫
西安市怎样治疗好癫痫
哈尔滨看癫痫医院哪里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