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日久生情

来源: 无虑文学网 时间:2021-08-13

原创 罗扬才  扬才读书

 

吃罢晚饭,母亲下楼给上夜班的弟妹送饭,考虑到时间不会太长,所以决定把小侄女放在家中,由我代为照看。

 

母亲出门时,小甜心还若无其事地热情地跟母亲再见:“奶奶拜拜。”这么乖,这几分钟应该不会哭着闹着要奶奶吧,我心里想。

 

谁曾想,母亲刚刚出门,本来还和我一起愉快玩牌的她,突然默默地把牌一张一张从沙发拨到了地下,然后一言不语,走到了卧室。我跟进去一看,只见她躲在黑暗的角落,眼角里噙满了泪水。

 

我顿时明白了,奶奶不在家,把她丢给我这个不熟悉的陌生人,她肯定是被吓坏了。看到她哭泣的样子,真是心疼得不行。

 

不由分说,草草地裹了件棉衣,准备出门找奶奶。外面风大,又担心她不够暖,于是顺手抓了一件母亲丢在床上的外衣,裹粽子一般,急急忙忙抱着小侄女出了门。

 

很快她止住了泪水。兴味盎然地看着周围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天上却下起了毛毛雨,我担心她被淋坏,决定在小区外的圆廊里等母亲回来。

 

久等不见,决定哄她回去,毕竟母亲应该也快到家了的。一回头,又看到她的眼角溢出了泪水,虽没有哭闹,却更让我心疼不已。只能又回去圆廊。

 

不一会儿,母亲来电话,说她已到家。于是,抱着这颗爱哭的粽子,匆匆忙赶回了家。交给母亲,喜笑颜开。马上下地转圈圈,推着从前的学步车在厅里玩了起来。

 

我跟母亲说,“真是太黏你了吧。”

 

母亲微笑道,“小时候,你也是这么黏你奶奶的。”

 

我笑了笑,回忆里浮现出往昔的点点滴滴,感动不已。

 

还记得上半年的时候去看小侄女,她还坐在学步车里,我一进门,就大哭起来,估计是被我这副凶巴巴的长相吓到了。就算我百般哄逗,也不顶用。反正只要我离她两米之内,哭声立作。我百般无奈。

 

后来学会了走路,每次听到我的敲门声,就小步快跑到了门口,叫着奶奶过来开门。我一进门,虽然不再被吓哭,但还是感觉到她的恐惧。很简单,我在门口还听到她叽叽喳喳的声音,我一进门,鸦雀无声。我觉得愧疚。

 

现在的她走路非常凶猛,尽管还是踉踉跄跄。据母亲说,调皮得很,手之所及,各种攀拿。我提醒道,危险的东西,放高一些吧。还学会了数数,含含糊糊的,可以从一数到三十,我拿着扑克牌跟她数,感觉已无之前的恐惧,也爱对我笑了。我乐开了花。

 

临走时,逗她说“拜拜”,没问题,热情,大方地给我回应,配合着手势,让我心满意足。“亲大伯一下”我逗趣道,她害羞地退到了母亲怀里,无果。

 

依依不舍了一会儿,我决定出门,但还不忘逗她一下,“真的不亲一下大伯?”出人意料的是,这次竟爽快地答应了,屁颠屁颠跑来,轻轻在我脸颊亲了一口,又屁颠屁颠跑了回去。

 

那真是很来之不易,很单纯,很甜的一个亲吻了。

哪家治癫痫很专业
那个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
哈尔滨癫痫医院在哪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