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夜的心曲

来源: 无虑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神秘的夜总让我着迷。

走进黑夜的浩渺中,把心渐渐拉大,向着夜的边缘,贴着星星的脸,徜徉在夜柔软的怀抱中,轻声地和它们对话,托出被白天压碎了的秘密,将自己一层层解缚,双手徐徐捧起,交给盈盈的夜空。

静默的时光里,时常有人渐次与你并肩,也频频有人悄悄走失,而自己总是恍然惊觉,有时转身,竟连背影都来不及望见,是人潮掩盖的太快,还是陪伴太匆忙?唯有脚尖还在踮着,踮着,似乎要穿透这人群,穿透这光阴。偶尔,有人冒然闯入飘零的梦里,也不留下只言片语,便在留恋的慌乱中无情地朦胧了,模糊了,消散了。一来一去之间,竟促然留下茫茫的白烟,在幽深的密林里团团涌动,掀来,飘去,遣之不散。洋洋洒洒的心情,没有着落,亦无处隐藏。在夜的黑暗中,我一层层的卸掉又僵又厚重的装裹,只一袭素衣,翩翩然绕着心内的孤塔,毫无目地寻着旧人的足迹,如今,这本就少有人涉足的塔堡,该会越发古旧吧,那些时明时暗的脚印也会随时间的轻风而逝痕。

我常坐在漫漫的夜里默想,垒建心中的玲珑塔,将每一寸回忆有序地存入窗阁内,好像蜘蛛结着它的网,又如蜜蜂筑着它的巢一般,我修着记忆的塔。但在夜的背景里,它依旧显得灰白,单调。还记得,那年那月那个人吗?那微笑里闪着神秘的光,点亮了这落寞的塔,这荒凉的夜,审视着这突然的单向度的忐忑,不小心习惯了在那一团光火中的想望,不料却是命运的玩笑,岁月的慌。

夜的静脉安稳地律动,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瞬,到底感动了多少凝望的眼眸?那是一个短暂生命的陨落,这深深的敬畏之情,扰了谁的心,惊了谁的梦。夜的冷暖,夜的声息,曾经,真实的多了一位共鸣者,可惜,不知是时空带走了你,还是你带走了时空。我依然守着塔,虽然它蒙上了夜的淡漠,像月的光晕,谁也不知道它几时会散去。只是每次走近,指尖总掠过一丝丝微凉,而每到夜晚,我还是会静静躺在夜的安曲里入眠。

当所有光亮被黑夜淹没时,总有一双眼睛闪烁着;当所有叶子都被晨光镀上金边时,总有一颗小草在黑影里叮咛。我希望,在一望无际的尘世中,能有一方自己的院落,无需宏大,能遮风挡雨就好,围墙可以隔开尘嚣,但不妨碍朝阳晚霞的造访,有一个花园,种满生活的芬芳,一月红梅傲雪,二月杏花沾雨,三月杨花醉春风……有一个摇椅,可以摇落岁月的忧伤,有一个案台,可以伏窗挥笔,有一只小宠物,会在灯下绣出梅花瓣瓣,仅此而已,喜也在这里,悲也在这里,人生也在这里。

夜投映在我心里,便深远的不着边际,而我倒映在夜的湖心,竟小的找不到影子。我守着夜的宁静,夜守着我的梦。生活总是被裹挟着向前,但,夜总告诉我,别忘了,停一停,去拾捡那些整把整把流失的时间,别忘了,常在夜的清流中洗涤晦涩的心灵,别忘了,时常找找自己。

郑州治疗癫痫医院在哪
有效治疗癫痫的方法
武汉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