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隐藏在岁月深处的美好

来源: 无虑文学网 时间:2021-08-13

【导读】:三月桃花、梨花凋谢以后,接着就是榆钱满树的时候。几阵清风,一场细雨,一堆堆,一簇簇鼓胀的芽苞缀满树梢。纤细的枝条上,榆钱那柔柔的绿,娇嫩的像个娃娃。只是几天时间,榆钱就从鼓胀的芽苞中挤出身来,圆满肥硕的身子,即娇嫩可爱,又有点雍容华贵。

 

儿时居住的村子是树的世界。每年到了四月,从远处望村庄,只能看到郁郁葱葱的树叶,那些低矮的参差不齐的房屋院落掩映在绿树中,像是被大树揣入怀中的孩子。树也不是什么稀奇珍贵的树,就是些榆树、杨树、槐树、柳树等很普通的树种。杨树和柳树是村庄的卫士,一般都种在田野地边,而榆树和槐树就像是一家之长,种在房前屋后,看家护院,给曾经贫穷的日子带来了不少生机。

“草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韩愈的这首《晚春》,从古到今,一直流传下来。而榆荚,颇具北方特征的晚春景物之一,不因“无才思”而藏拙,不畏“班门弄斧”之讥,避短用长,争鸣争放,不单为“晚春”添色,更为那些苦涩单调的生活带来了不少亮色。

三月桃花、梨花凋谢以后,接着就是榆钱满树的时候。几阵清风,一场细雨,一堆堆,一簇簇鼓胀的芽苞缀满树梢。纤细的枝条上,榆钱那柔柔的绿,娇嫩的像个娃娃。只是几天时间,榆钱就从鼓胀的芽苞中挤出身来,圆满肥硕的身子,即娇嫩可爱,又有点雍容华贵。

缺吃少穿的年代,榆钱不光是视线中的一缕春景,更是我们口中的一道美餐。每到榆钱满树的时候,我们这些馋嘴的娃娃就忙开了。放学后,把书包往家里一扔,就纠集一大群伙伴上树捋榆钱。胆大的爬到树上摘,胆小的在树下捡。树上的是边摘边吃,树下的更是捡不到篮子里就先往嘴里送。那清淡馨香的滋味,至今回想起来,仍是回味无穷。

北方的春天较南方的春天短一些,榆钱的生命力也很短,只是几天时间,就从娇嫩的娃娃变成了枯槁的老人,随着风儿满天飞舞,很终无奈地落入地下。儿时看榆钱飘落,丝毫没有时间流失的痛,还追着飞舞的榆钱奔跑嬉戏。只是母亲会站在院前的榆树下,扫着满地干枯的榆钱自言自语着:快啊,快啊……每次听到母亲这样的言语,我就上前问母亲,什么快。母亲就说日子过得快,想着昨天我还是她怀里抱着的娇娃,今天我都已经成了背上书包上学的小学生了。母亲说这话时,脸上的笑容怪怪的。现在想来,那里面包含着对自己青春逝去的遗憾,还有对儿女长大的满足。而母亲所说的快对于我来说,却不以为然,我甚至感觉日子怎么那么慢,我希望时间再快,再快些,这样我就能快快地长成大人,我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不受大人的管束。这种傻傻的念头一直陪伴着我,直到恋爱结婚,我才有了母亲的感觉。时光如水,青春一去不回头啊!

多少个春天,我在异乡的街头搜寻着儿时的足印,偶见一株榆树站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禁不住驻足树旁,轻轻抚摸着那皱褶纵横的树干,想起了久远的岁月,想起满脸皱纹的奶奶,坐在院子的阳光下挑拣着身前簸箕里鲜嫩的榆钱。那慈祥的面容,像及了院落里盛开的月季花那层层的折叠起来的花瓣。穷是穷点,可看着满堂的儿孙绕膝,吃什么都是香甜的。母亲把捡好的榆钱和着面粉蒸一下,然后用蒜汁拌好,一家人围着院中的石凳进餐,听爷爷讲很古老的故事,其意浓浓,其乐融融。而今,这一切都已过去。此刻我只能驻足树旁,让自己的身心陶醉在榆钱的芳香中,默默欣赏着那一堆堆、一簇簇美丽娇人的花瓣。花瓣依旧,馨香依旧,却没了那一群群顽皮的孩童在树下嬉戏,心里就有种失落感。富裕的今天,连鸡鸭鱼肉都不稀罕的人们,谁还能想起榆钱也曾是餐桌上的美味呢。

回忆再回忆,有时想想,回忆并不是什么坏东西,很起码能让我空虚的灵魂在回忆中得到片刻的满足。我也曾试着找回过去,可眼前的一切看似和过去一样,现实却相差很远。踮起脚尖,伸开双臂,拣很低的枝条拉下,摘下一朵榆钱,吹吹上面的灰尘送入口中,轻轻咀嚼着,慢慢回味着,竭力去想象过去那香甜馨香的味道,却依旧不见,只有淡淡的涩涩的感觉,让人难以下咽。看着满树的榆钱洋洋洒洒开着,却吸引不来注视的目光,更留不住繁华尘世中匆忙行走的过客,心里着实替她感到委屈。

喜欢榆树,并不是那满树榆钱所带来的诱惑,更多的是眷念童年时那单纯浪漫的时光。

儿时,邻居家房前屋后有好几棵榆树,每个春天,榆钱挂满枝头时,吸引了满街的小朋友来到树下。而我家是刚从街道的西头搬到东头的,先前老宅的榆树没办法移栽,只能是重新再从小树栽起。母亲说,榆钱落地就能生出小榆树,我不相信。母亲就把落地的榆钱洒在了院落的前后斜坡上,第二年春天,果然有柔嫩的小苗长出。惊喜之余,就拔掉那些多余的小苗,剩下几棵长得壮实的,天天浇水,期盼着小苗能快快长大,结出多多的榆钱,以此作为在伙伴们面前炫耀的资本。

不知道过了几个春天,这些榆树苗才长成了一米多高的小树,可榆钱依旧不见,只有嫩嫩的叶片在我的眼前晃动,我曾生气的想要放弃对它的照顾,可母亲总是笑着安慰我说,快了快了,榆树马上就长大了,还能结出满树的榆钱。终于,我上初中的那年春天,淅淅沥沥的春雨过后,榆树的枝条上长出了很多芽苞,亮晶晶的,没有几天,榆钱就把枝条包裹的严严实实。

我惊喜地向母亲炫耀着,母亲也甚是欣喜,看着满树饱满的果实,我们母女紧紧地抱在一起。母亲一手搂着我,一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说:看,乖孩子,妈妈没有骗你吧,是不是很快呀!那年春天是我童年里感到很幸福的一个春天了。看着满树的榆钱,我不单有收获的喜悦,更有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盼。母亲告诉我,人一辈子需要走的路很长,需要越过的坎也很多,只要有坚定的信念,就一定能越过种种艰难,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只有办不成事情的人。同样是一个人,有的人一生做了很多事情,让大家都记住了他,而有些人碌碌无为虚度着光阴……我认真地听着,记着,思索着。

后来我离开了家,老家的旧房也翻盖成了漂亮的二层小楼。可院子前面那两棵榆树依旧顽强地生长着,枝干需要双手搂抱,别人都劝母亲把它们刨掉卖钱,母亲没有舍得,就留下了。每年春来依旧是榆钱飘香,接着枝叶繁茂,我想这一切都是在酝酿更粗更壮的枝干吧。想起它,也给我这个漂泊在外的游子添了不少生活的动力。每次回去,和母亲坐在院前的榆树下,伴着榆树摇曳的枝叶,谈童年,谈少年,谈曾经走过的青涩岁月,风吹起叶片瑟瑟的声音更加撩拨起我翠色童年里那温馨的记忆。

又一个春天在桃花和梨花的娇艳中来了,又在榆钱那无奈的飘落中走了。只有这时,我才明白和懂得,生活需要我们真诚地对待。用心,用爱,才能感受到生活深处的美好。就如春天,就如榆钱……这些身边很朴实的东西虽然不能满足我们日渐膨胀的经济和物质的需要,但是它们的美却为我们营造了一个更好的精神境界,以清新艳丽陶冶我们的情操,以飘落和逝去告诫我们时间的珍贵,青春是一去不回头的。这些都是我们生活所必须的一种思索。

如今,再静下心来想想母亲说过的话,心里更多了一份清醒。我知道,过去的只能是记忆了,而人生中多了一份纯美的记忆,就如那馨香甜美的榆钱儿一样,终归是一种美好,一种鞭策。

[责任编辑:男人树]

癫痫病人不能吃什么
全国癫痫病哪里治疗很好
北京癫痫病正规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