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灰色的野麻雀

来源: 无虑文学网 时间:2021-08-27

今天是星期天,昨晚一夜的寒潮,气温骤降。早晨,从沙发上站起来,突然感到腰间一阵剧烈地疼痛,该不是腰椎病又犯了吧。这玩意来了,疼起来能要你命。看来,什么都别想做了。本来要上QQ跟网上的好朋友们说说话,看样子连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了。可是,我也不能就这么躺着啊,我还是要到外面去活动活动身体,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

双手撑在腰间,忍着腰间的剧痛,蹒跚着走在公司的马路上。灰色的天空压得很低,灰色的树木、小草根本就打不起精神,灰色的厂房也失去了原来的明亮,就连空气仿佛都是灰色的。原来生机勃勃的工厂、生机勃勃的大自然也不知都跑到哪里去了?风吹得我面部生疼,挤得我呼吸沉重。我此时的心情就更别提了,简直就是灰不可言、暗淡无趣。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公司的在建工地。

这里原是一片*征用的土地,闲置了多年,现在已经是荒草丛生,杂树参差。公司为了增强后劲和自身发展的需要,决定在这里重新建造新的生产线。建造厂房的机器和设备已陆续到达,施工人员也已进驻。可能是寒潮的原因,诺大的工地上只有十几个建筑工模样的人,依然在作业。看着他们灰色的工作服裹着的单薄身体,怎么也不会把他们和一幢幢耸立的高楼大厦联系在一起。安全帽牢牢地罩在他们的头上,手套的破洞已露出了开裂的手指。我不忍的走上前问他们:这种天气你们还在这干活,不冷吗?一个看似工头的人站起来回答我:冷有什么办法?冷也不能不干活啊。不干就没钱,没钱就不能养家。这平平淡淡的几句话,没有豪言壮语。却隐约听到了千百万农民工发自肺腑的心声!

此时,我的心情纠结着,也暂时的忘记了腰间的疼痛。与他们相比,我的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风越刮越大,天空还飘起了毛毛细雨,气温也在继续下降。我漫无目的的继续前行着。忽然,不远处传来了“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循着鸟叫声,透过模糊的镜片,我看见不远处的杂树林和草地上歇着一大群的野麻雀,总数只怕有数百只之众。它们上串下跳的在高兴的找寻着什么,开心的戏耍着,仿佛忘记了这寒冷的天气。这群野麻雀的颜色却也是灰灰的,看样子今天算是与灰色结了缘了。这么冷的天,野麻雀能聚在一起,在这旷野中,无非是在觅食着树的果子和草的种子。难道它们也是在为了自己的生计,为了自己的后代和家吗?这点我不得而知,也许只有它们自己清楚。由此我联想到一句俗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麻雀觅食,当是属实。“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此话不假。同时它却也透着那么一点点的贬义。而此时用在这里,似乎就有点不大合时宜。麻雀虽没有黄鹂的动听的歌喉,没有孔雀的美丽的羽衣,没有鸽子的矫健的身姿,更不能像喜鹊那样给我们带来喜庆的氛围。但它确实是自然界里的可爱的精灵。它们也在默默地装扮着自然,装扮着春秋冬夏。。。。。。

在这个刮着寒风,飘着冷雨的天气里;在这个充满灰色的环境里。我看到了灰色的野麻雀在尽情的戏耍,尽情的觅食。我看到了穿着灰色工作服,戴着破洞手套的农民工在辛勤的劳作着。麻雀与农民工,他们怎么也扯不到一块。他们是如此的不相像,放在一起又是如此的不协调。可他们却又是惊人的相似。正因为有了这些野麻雀,大自然才多了一种颜色,多了一些快乐的影子,多了一点点欣欣生机。正因为有了这些农民工,才有了我们鳞次栉比的高楼,才有了我们生机勃勃的工厂,才有了我们美丽繁华的都市,也才有了那些官老爷们得以标榜的业绩和速度。

我没有更好的语言来表述我此时的心情。我的眼前看到的一切全部都是灰色的。只有想起看到那些无忧无虑的野麻雀和那些辛勤的农民工的时候,我的心情就会有一种特别的宁静和凝重感。我们每个人是否要关注一下,爱护一下,帮助一下他们呢?想到此处,顿觉双肩的沉重。于是我甩开双臂,大踏步的走在这灰色的凄风冷雨中。。。。。。

山东癫痫
哈尔滨哪里能治癫痫
哈尔滨儿童癫痫病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