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怕鬼

来源: 无虑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怕鬼

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我怕鬼。

这二者并不矛盾。人们为什么怕鬼呢?因为谁都没见过鬼。正因为没见过,才觉得神秘莫测,才流传了许多民间传说,而我怕的,只是这些传说。我是从小听着姥姥讲的老虎妈子(传说中吃小孩儿的恶鬼)等故事成长的。长大些入了学,学了科学懂了些道理,知道世上并无鬼,但那种恐惧早已深入骨髓,无法根除。

小时候学《鲁迅踢鬼》的故事。羡慕鲁迅先生胆子大的同时,也为先生暗暗担心,要是遇上真鬼怎么办呢?明知世上无鬼,也要有此一问,还是儿时的阴影在做怪吧。当时又想,若是我遇到这种情况,我会怎么办?百思而无解,我没先生的胆量,恐怕连逃都不敢,会吓得瘫软下去吧。

小时候,姥姥告诉我,人的两肩上各有一盏灯,走夜路时千万不能回头,一回头灯就灭了,鬼怪就会找上你。在不能分辨是非的年龄,这无疑是一种无法消化的恐惧。

乡下的厕所都在室外。整个童年,甚至是青年时代,从家门到厕所短短二十米的路,都是我的噩梦。一道门仿佛就隔出了阴阳两界,门内暖意融融,门外阴森可怖。每天晚上如厕都心惊胆战,思量许久,蓄力许久,实在忍不住了,才敢出门。门外,耳边的风,树上的虫都能制造一场紧张,后背冷嗖嗖的,总觉得鬼影子就在我身后,我却不敢回头,因为姥姥说了,肩上的灯灭了,鬼怪会吃了我。

读师范时,我跟同学看了一部《异度空间》,只要一闭眼,那个筋骨断裂,满脸恐怖的女孩就会在我眼前晃,一直晃了好多年。

结婚之后,我依然没能摆脱这种恐惧,依然怕虫、怕黑、还怕鬼。若是老公不在家,我就要一遍一遍地检查门锁,总感觉门没锁好。一个人在家时,我睡觉从不关灯,也不敢拉窗帘,别人是拉下窗帘就不怕了,我一定要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敢闭眼。夜里,我不敢从门镜往外看,因为那样容易和鬼怪对视;不敢照镜子,只为镜子是阴物,可能附了鬼魂;更不敢看鬼片,因为它们会入梦。

一个单身同事说,她总感觉家里安静得吓人,而我恰恰相反,我觉得到处都是声音。时钟滴答声,冰箱的嗡嗡声,别人家下水道冲水的声音,偶尔一只小虫用身体对抗玻璃的声音,每个声音都能让我屏气凝神、心悸不已。若是厨房可恶的吸盘粘钩不合时宜地滑落,连累勺子、铲子相继落下,那突来的叮当之响就会让我的心猛然提到嗓子眼,寒毛倒竖,欲哭无泪,欲诉无门。诺大一间屋子,可以相对的,只有明月清风我。明月冷淡,清风不言,诉之于谁呢?直到有了女儿,我独自在家时,紧搂着热乎乎的小人儿,方能安心不少。

前几年我身体极差,经常做噩梦。梦里常被各种凌厉的恶鬼追,无论躲得多么隐蔽,都会被找到;梦里也常有亲近熟识的人,他们或伏在床边,或躲在暗处,但他们都是鬼,都想要我的命。每次在又惊又惧、伤心欲绝的梦中醒来,我都是一身冷汗,体若筛糠。

晚上噩梦连连,白天昏昏沉沉,工作也难有精神。朋友见我这般情况,好心帮我介绍了一个神通广大的“大仙”。她说:“你总这样身体会受不了的,我姨会看这些,你也不用去她家,把生日时辰给我就行,看完我告诉你。”盛情难却,我就把生日时辰给了她。

结果,“大仙”告诉我,我身上缠了两个鬼。我虽怕鬼,只是笼统地、形而上学地怕,并没仔仔细细琢磨过,更没往自己身上想过。被“大仙”这么一说,我真是吓得魂不附体。“大仙”热心地给我写了护身符,让我随身带着,但我还是害怕。那天晚上,我刚刚睡着,便梦见那两个鬼,它们恶狠狠地对我说:“带上护身符也别想摆脱我。”吓醒的一瞬间,我感觉脑子“滋滋滋”响了好几声。经了这样一个梦,我更是乱了阵脚,什么都怕,大白天也要拉着老公的衣角才敢出门。

老公无法安抚我的情绪,继续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只好给一个学佛的朋友打电话。朋友告诉我,所谓“大仙”不是真正的修佛之人,她们修习的都是歪门邪道。她说:“你连歪门的佛法都能相信,为什么不学佛,修习正宗的佛法呢?”接着,她送给我一串在寺里开过光的手链,又为我拿来一个唱佛机,让我每天跟着念“阿弥陀佛”。

我本是随心所欲之人,过惯了闲云野鹤的日子,不愿被一事一物所累;抑或与佛无缘,我无法像那些善男信女一般虔诚祈愿,每天念佛于我来说,是个负担,几天下来,念佛甚至成了一种折磨。

放下佛珠,我暗自思忖,清明世界,朗朗乾坤,我也一身正气,怎就被这虚无的东西搅得如此狼狈?明知巫婆神汉不过是借用人们的恐惧心理故弄玄虚;明明学习了那么多知识,懂得那么多道理,为什么就克服不了心中的恐惧?

一念而起,一念而动,我把护身符扔进垃圾桶,把手链、唱佛机收好当做纪念,做回之前那个随心所欲的自己。

那晚老公又值班,留我一人在家,我拉好窗帘关了灯,安然躺好,竟然一夜无梦。自此,我再不怕鬼。战胜自己很难,也不难,因为自己很懂自己。

后来,我对中医有了兴趣,偶尔看些中医中药知识,知道自己当年是肝郁火旺、心气不足,才导致噩梦频频,精神倦怠。

人们常说,“疑心生暗鬼”。世上哪有鬼魂?不过是人们心里有鬼罢了。

回想多年的经历,真是惭愧。当年为什么怕成那个样子呢?是姥姥的故事太形象了吗?还是自己太软弱吧。当然,也有些许安慰,每个人都有短板,突破自身局限是我们终生的努力方向。战胜自我,超越自我,无论年龄多大,都是一大进步。

癫痫病的饮食
西安哪里看癫痫病
西安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热门栏目